客服热线:400-017-5299
奕齐财经直播 实盘开户 模拟开户 软件下载
简体 / 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投资咨询 > 资讯中心
【独家】默克尔“自毁前程”、特朗普紧急出兵 幕后隐藏的阴谋太可怕了!

欧美本周都发生了政治大事件!

欧洲那边,“大姐大”、“铁娘子”——德国总理默克尔突然宣布要在2021年卸任!

美国那边,一支庞大的队伍正浩浩荡荡杀向美国,总统特朗普紧急派兵五千人进行拦截,顿时引发朝野骂战!

这两件事表面看似毫无关联,但实则都暗藏一股相同的力量——难民,千丝万缕之间始作俑者还被指向同一个人——金融大鳄乔治·索罗斯,他貌似在下一盘相当大的棋!

默克尔认输了——都是索罗斯2015年布的局?

默克尔的丰功伟绩不用多言,她于2005年11月22日正式成为德国总理,至今已连续执政13年,还连续7年位居福布斯最具影响力女性榜首。然而,在索罗斯眼里,默克尔却是一个“欧洲危机创造者”、“完全不懂经济”、“给欧洲引错道”的女人。有人说德国领导的欧盟不是索罗斯想要的欧盟,称他要颠覆欧盟。例如匈牙利总理欧尔班(Viktor Orban),他曾指责索罗斯是一群“活动分子”的代表,颠覆行动的第一步就是煽动难民涌入欧洲。其实早从2015年开始,“默克尔危机”的种子就已经播下。

2015年欧洲爆发难民危机,大批主要来自叙利亚和伊拉克等国的难民涌入欧洲,默克尔当时决定开放边境。短短几年间,数以百万计难民及非法移民涌入德国,对德国社会造成了极为深远的影响。根据联合国难民署的统计,截至2017年底,德国生活着97.04万难民申请者,超过了法国或瑞典。单在创纪录的2015年,就有89万名难民入境德国。随后,难民潮势头减弱,2018年1-4月,德国有约5.5万名难民申请者登记注册。而从整个欧洲来看,2018年1月-6月下旬,近4.3万名难民从海路前往欧洲。2016年同期是这一数字的五倍之高。

在德国推行“欢迎文化”的初期,德国人对难民的热情令世人刮目相看。据说德国难民营的环境非常好,一些难民一年后若获得政治庇护,就可以与德国公民享有同等的福利待遇。然而危机很快接踵而至,2015年12月31日跨年夜,科隆等13个城市发生男难民大规模性侵德国女性事件。在男女混居的收容所里,女难民常遭男难民性侵或被迫卖淫,德国巴伐利亚州的一间难民营被称为“慕尼黑最大的妓院”。担忧者提出:“我们有没有能力接收这么多人?社会福利有多大能力可以照顾这些难民?结果会是文化融入还是文化冲突?”但因受“政治正确”的约束,难民政策质疑者的声音却被看作“新纳粹的种族歧视言论”。

难民问题也撕裂了德国执政联盟。近70年来,基社盟与基民盟一直是姊妹党。但目前,两党在难民政策上的分歧,正在撕裂执政联盟。默克尔采取边界开放政策,而内政部长泽霍费尔采取坚定的反移民立场,今年7月他甚至因不满难民政策而提出辞职。后来这两位伙伴总算达成统一,不再闹分家。德国政府当时算是避免了一场解体危机,但欧洲的难民问题依然如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悬挂在这个欧盟首领国的头上,随时引起政局动荡。默克尔2018年3月21日自认应对难民危机准备不足,造成了德国社会的分裂。巴伐利亚选民控诉称,你(默克尔)的第一任务是保卫祖国免受外国入侵 ,而来自全球无法同化的民族和文化的大规模移徙正在对欧洲的生存构成威胁。

终于在本周一(10月29日),默克尔宣布,因基民盟在两个关键州(巴伐利亚州和黑森州)的议会选举中都遭受重挫,作为党主席的她今年12月将不再竞选基民盟主席,本届总理任期结束后,她也不会寻求连任。默克尔一向以稳妥著称,最大成就之一就是维系了欧元区的完整,度过了欧债危机,期间她所选择的紧缩政策至今仍在影响着欧洲。

但在索罗斯的眼里,欧盟依然危机重重,他曾在今年5月份警告欧盟正面临迫在眉睫的生存威胁,他提出的补救办法是由欧盟出资,设立一个年开支规模约300亿欧元(350亿美元)的非洲马歇尔计划,称这样一个计划有助于缓解欧洲大陆所面临的移民压力。他还提议对欧盟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包括废除迫使成员国加入单一货币体制的条款。显然,作为欧洲“稳定器”的德国是难以帮助索罗斯实现这些目标了。

索罗斯的假面——大慈善家还是大魔鬼?

说到这里,很多人会质疑,欧洲难民危机的导火索明明是ISIS和“阿拉伯之春”,这又与索罗斯何关?但你有没有想过,关键的问题在于,难民们怎么知道欧洲将为他们打开大门?

有外国媒体曾报道,来自叙利亚和伊拉克的非法移民群中流传着这样的话:“欧洲请我们来的”,“默克尔请我们来的”。2015年,天空新闻(Sky News)记者在希腊莱斯博斯岛(Lesbos)上找到了《移民手册》。调查得知,这本用阿拉伯语写成的手册是一个名为“欢迎来到欧盟”的团体在难民穿越地中海之前送给他们的,而这个团体的资助者正是由索罗斯捐款成立的“开放社会基金会”(OSF)。

OSF的来头非同小可,据说拥有37个地区办公室,在100多个国家设有项目,正在逐渐推进渐进式开放边界政策,主张把来自第三世界的穆斯林安置到欧洲,目标在于形成政策,推进自由主义、全球主义和无国界的意识形态。索罗斯对其重视程度也非同一般,有数据显示,2017年10月,索罗斯向OSF注入了180亿美元,这笔资金超过了阿富汗的GDP,据称是他个人财产的80%,令该基金会一跃成为美国第二大慈善机构,仅次于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但也有税务人士指出,这是索罗斯逃避缴纳遗产税的手段而已。

除了OSF,意大利媒体指出的另一个美国政治激进组织MoveOn.org也与索罗斯有着微妙的关系。MoveOn.org曾多次资助美国政客竞选,索罗斯曾是该组织的大Boss,而MoveOn与欧洲颇有影响力的民间游说团体Avaaz.org关系密切,Avaaz.org又是风险工资公司Tangiers Group的大金主,从Tangiers Group公司官网上所公布的财务信息可以发现,该公司在2015年收到的捐款已逾500万欧元。Tangiers Group旗下有一个名为Moas的非政府组织。有意大利官员曾指出,有非政府组织联手人贩子大发“难民财”。 

西西里大区卡塔尼亚(Catania)的检察官Carmelo Zuccaro曾对媒体表示,像Moas这样的非政府组织涉嫌资助人贩进行非法运输难民,而这笔非法输送难民的交易像贩毒一样充满暴利。报道称,2014年Moas组织单是在海上援救设施上的花销就有逾300万欧元,算上人力和管理费用,这笔开销恐怕有400万欧元!但即便成本如此之高昂,与随之入账的500多万欧元捐款比起来,这“项目”还是稳赚不赔的。

索罗斯的祖国匈牙利已经明确点名索罗斯就是难民危机的主推手。匈牙利国会今年6月20日通过与打击非法移民措施相关的一揽子法律修正案,即“阻止索罗斯”法案,指责索罗斯资助一些非政府组织向非法移民提供支持,“干预”匈牙利内政。

美国“被入侵”——索罗斯的人肉导弹转向特朗普?

默克尔时代即将终结,这对于欧洲究竟意味着什么,我们仍需拭目以待。但可以肯定的是,受难民潮危害的欧洲国家肯定不止德国一个。在移民问题上与默克尔站在同一阵线的法国总统马克龙也已经看到他的支持率降至30%以下。更令人关注的是,相同的配方、相似的一幕也正在美国上演,而索罗斯同样被认为是始作俑者。

近日,一支由超过7000名“大篷车难民”组成的队伍正浩浩荡荡杀向美国。此外,还有第二队大篷车也离开了洪都拉斯,约有1000人,正在与大部队建立联系。美国本土已感受到深深的威胁,特朗普在推特上将这称为“对美国的入侵”,随后紧急调动军队开向边境。据美国官方数据,此次派往美墨边境拦截难民的士兵人数有五千多人,是在叙利亚打击ISIS的美军人数的两倍多。昨日(30日),特朗普还计划签署命令结束“出生公民权”。一石激起千层浪,难民问题、移民问题在美国中期选举来临之际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在欧洲向中东难民打开大门之前,美国多年来是全世界接受难民最多的国家,每年允许8.5万名难民入境,超过所有其他国家接收难民的总和。与欧洲难民潮相似,近年来的拉丁美洲,由于政治动荡、经济崩溃和黑帮势力等原因,不少居民转向邻国,有些更直奔美国。但美国在2017年12月宣布退出《全球移民协议》,当时的国务卿蒂勒森表示,该协议与美国移民政策不符。不过,难民依然不断涌向美国。美国副总统彭斯10月初称,2018年以来,超过15万来自中美洲国家的难民试图非法入境美国,其中61%来自洪都拉斯。从2009年至今,洪都拉斯非法入境美国的人数增加了15倍,总数已超过18万人。

难民问题同样是美国两党之争的关键问题之一。特朗普在中期选举前宣布派兵的举动也引发了反对人士质疑。美国民权同盟边境权中心的政策顾问德雷克(Shaw Drake)指出,特朗普此举完全是为了帮共和党议员拉选票的“政治特技”。而民主党以人权为由,支持此类移民。

对于美国眼前的“大篷车危机”,相关多国都怀疑背后存在政治动机,而索罗斯又是被怀疑的对象之一。索罗斯被指在美国中期选举的关键时刻,花钱雇用中美洲的洪都拉斯、危地马拉和萨尔瓦多等国的人不断涌向美墨边境,给特朗普制造压力。

福克斯新闻的劳拉·英格拉姆(Laura Ingraham)在一条推特上写道,这些试图非法移民到美国来的人不是在国家公园散步,而是一段昂贵而艰难的旅程:“谁在为移民‘大篷车’提供资金?每位移民的旅费可能高达7千美元,而洪都拉斯的人均收入才2300美元。”更加奇怪的是,这些中美洲贫穷国家的人到达墨西哥境内时,拒绝墨西哥给予的难民救援支持,表示只是路过,绝不停留,执意要非法进入美国。美国媒体认为,这些移民并不是自发的,而是得到了外国资金的支持。

美国WND新闻网称,组织大篷车在美国中期选举之时闯关的是一个名为Pueblo Sin Fronteras的团体组织。这个计划得到了志愿法律服务(Pro Bono)项目的经济支持,该项目支持者包括天主教法律移民网络(CLIN)、美国移民委员会(AIC)、教育和法律服务难民和移民中心(RICELS)和美国移民律师协会(AILA)。这四个组织中至少有三个由索罗斯的开放社会基金会资助。

众所周知,索罗斯一直是民主党的大金主,支持民主党人参加各级选举。美国公共电视网估计他在2003年时公开的账目中就捐了40多亿美元。华盛顿邮报称,索罗斯打算在2018年的美国中期选举中至少花费1500万美元来支持民主党。索罗斯直言,如果民主党赢得中期选举,他将支持弹劾特朗普。考虑到受移民难题困扰的默克尔和马克龙最近的情况,特朗普确实有理由担心自己的政治前程。 

还有外媒称索罗斯正赶在中期选举之前搅乱美国,最近的行动包括大力推动加州大麻合法化、试图影响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诺的提名,名人炸弹包裹事件,然后到最近的难民大篷车。当地时间10月27日上午,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市郊的一所犹太教堂还发生了枪击事件,造成至少11人死亡、6人受伤,其中包括4名警察,美媒称“这可能是美国历史上对犹太人社区最致命的攻击”。 中期选举当前,这些恶性犯罪事件激增,已令特朗普支持率经历了6月拆散非法移民家庭引发争议以来的最大跌幅。

至于索罗斯利用难民潮在世界各地煽风点火的真正目的,无人可知。或许因为他跟特朗普有私人恩怨,据说他们在特朗普商业时期就已经结怨。而且,索罗斯的“开放社会”基金会支持全球主义价值,与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和保护主义背道而驰。索罗斯曾说:“我不知道他有政治野心,但我确定,不喜欢他经商时所做出的行为。”2016年8月,DCLeaks网站泄露有关索罗斯及其基金会资料2576份,该网站称,OSF为反特朗普团体提供资金,为“Black Lives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提供超过3300万美元资金。

也有人说,索罗斯在警告欧盟生存威胁将至的同时,已经广泛做空欧洲公司股票。据彭博社早在今年5月份的报道,索罗斯的家族基金持有欧洲公司股票的空仓规模约为2.56亿美元。

无论如何,不难发现的是,难民问题的背后其实是一盘错综复杂的大棋。在深不可测的利益纠葛中,恐怕那些境况凄惨的难民和用家园去承载危机的欧洲民众,才是局中最无辜的买单者。